深度|安倍遇刺后参院选举自民党大胜,修宪势力过门槛,“岸田丸”驶向何方?

尽管在选举日的两天前突发震惊世界的刺杀事件——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遇刺身亡,但定于10日的日本参议院选举仍如期举行。11日清晨,选举结果出炉,自民党与公明党组成的执政联盟赢得超半数席位,首相岸田文雄领导的自民党更是单独获得过半改选议席,被舆论视为大胜。与此同时,修宪势力也如预期斩获超过三分之二多数议席,突破修宪动议所需“门槛”。

分析人士认为,在参院选举中大获全胜有利于稳固岸田的执政基础,安倍意外身亡也将减少对岸田执政的约束。但是,岸田未来的内外政策大体仍难脱离安倍路线,只是会跟随国内外局势变化作出细微调整。

成绩超预期

疫情反弹、通胀走高、日元贬值、罕见高温、能源涨价……面对一场多重变量叠加的选举,选前,岸田为自民党谨慎设置了一个低标准,即至少保住55席便是胜利。结果却远超预设目标。在本次125个改选议席中,自民党获得63席,公明党获得13席。加上未改选的70个议席,执政联盟在参议院席位达146席。

共同社等媒体认为,这是自民党自2013年以来在历次参院选举中取得的最好成绩,反映了公众对岸田9个月执政的认可和信心,尽管选民对国内通胀高企有所不满,但并未转化为对岸田的惩罚。同时,选前突发的安倍遇刺身亡事件可能也对选票流向产生影响。

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所长、中华日本学会常务副会长杨伯江认为,执政联盟之所以取得超预期成绩,部分增量选票可能来自安倍遇刺事件的效应,但更大部分与岸田9个月执政表现有关,这与是否发生安倍遇刺事件无直接关联。回顾岸田9个月施政,可谓有所为有所不为。有所为表现在,在加强日本安保、构建盟伴安全关系、追随美国制裁俄罗斯等方面四面出击、十分高调。尽管国内通胀高企,但岸田在选举来临之际仍放手打“安全牌”而非“经济牌”,也从侧面说明他对选举结果有把握。有所不为表现在,在金融货币政策上依然奉行“安倍经济学”的量宽政策,虽然这一政策导致日元贬值、物价高企,但民众暂时不会把账记在岸田头上,毕竟这是按“安倍经济学”行事。不过,今后这方面的压力就会越来越大了。

在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政治研究室副主任张伯玉看来,选举结果受安倍遇刺事件影响有限,因为并未太过超出民调预期范围,多数民调都是在尚未发生安倍遇刺事件时进行的。岸田9个月的执政也并未给执政党加分多少,只能说是无功无过。执政党之所以大获全胜关键在于在野党实力太弱,未能建立起与执政党相抗衡的战线。

去年10月,岸田带领自民党赢得众议院选举,如今自民党又在参议院选举中大胜,将有利于巩固岸田的党内地位。舆论认为,如无意外,胜选意味着岸田将迎来无国政选举的“黄金三年”,直至2025年参议院选举。

张伯玉表示,虽说有理论上的“黄金三年”,但是明年2024年9月将是一个节点,那时将举行自民党总裁选举。如果岸田无意连任,那么黄金期将不满三年;如果寻求竞选连任,他可能提前解散众院大选,选举结果将决定岸田的去留。总之,岸田能否长期稳定执政,可能性与不确定性并存。

修宪会谨慎?

除了执政联盟得分高低,这场选举的另一个看点是修宪势力的表现。一如选前民调预期,修宪势力此次斩获177席,超过参议院议席总数三分之二的166席,跨越修宪“门槛”。自此,修宪势力在众参两院中的议席均已超过三分之二,具备了在国会中发起修宪动议所需条件。

11日,岸田文雄在胜选后表示,他将推动尽快促成修改日本和平宪法的提案。

甚至有评论指出,岸田文雄可能成为日本历史上首位触动修宪动议的首相。

对此,杨伯江认为,岸田不会很快将修宪提上政治议程,他会非常谨慎对待这个问题。因为对岸田内阁来说,修宪面临的主要不是技术和程序问题,而是政治意愿问题,涉及利弊权衡、执政策略。从利弊权衡来说,即使自民党寻求修宪,也必须顾及选民诉求。过去几届国会选举前的民调均显示,选民最关心的是经济民生问题,而修宪位置相对靠后。这反映出自民党的意愿与选民的诉求存在错位,岸田必须考虑清楚执政的主要挑战来自何方;从执政策略来说,修宪是在日本国内受到高度关注的敏感议题,在自民党内部、执政联盟内部、修宪势力内部对如何修宪也未完全意见统一的情况下,如果轻易踏入,不仅会触发社会撕裂、政治分裂,甚至可能导致内阁垮台。

张伯玉也判断,岸田任内触发修宪动议的可能性较小。因为参院选举后,特别是安倍突然遇刺身亡后,岸田的第一要务是“维稳”,即维持自身执政的稳定、自民党的稳定以及国内社会环境的稳定。除非修宪已经得到国民、舆论与国会的三方面支持,成为一个无争议议题,岸田才可能发动修宪动议。否则在不稳定态势下去挑战一个撕裂度高的政策议题,风险巨大。

执政多挑战

就自己今后执政的一连串首要任务,岸田不仅提及修宪,还列出了应对疫情、抑制俄乌冲突引发的物价上涨,以及加强日本防卫能力。

从岸田9个月来的施政路线,以及其个人擅长外交的特点来看,张伯玉预计,岸田未来的执政重点将落在外交与安全上。其中,值得关注的动向是,今年年底前将修改防卫三书,包括安全保障战略、防卫大纲、中期整备计划。在涉及5年内将防卫费提高至占GDP2%、加强对敌方基地的反击能力等重大安全政策上,岸田若执意前进一步,那么,如何确定国防预算框架、如何理顺专守防卫与反击能力的关系都将是考验。

杨伯江表示,在经济议题上,可关注岸田未来如何将他提出的“新资本主义”政策化,在公平分配上能否有所作为,以及如何调整“安倍经济学”的量宽政策,转向更正常的财政与货币政策。从目前日本经济形势来看,面对日元贬值、物价高涨,日本政府陷入政策两难,腾挪空间很小,这种局面不可能长期持续下去。

此外,分析人士还指出,安倍离世将冲击自民党既有格局,为此,岸田还面临能否控局、平衡党内派系的挑战。

杨伯江指出,媒体都认为岸田是安倍之死的最大受益者,但要看到,岸田不仅最受益,同时也最承压。安倍离世固然使得岸田施政受到的束缚少了,也不必像过去那样过多考虑安倍派的感受;但是他同时也被推上风口浪尖,成为党内各种矛盾的聚焦点,志在“岸田之后”的人也在虎视眈眈。所以,面对改变了的党内力量格局,如何维持派系平衡,岸田将面临很大挑战,他的日子不会比安倍在时更好过。

继续“萧规曹随”?

有评论认为,在参议院选举中大胜,再加上党内大佬安倍的突然离去,岸田今后将获得更大的施政自主权,外界关心,未来,日本内外政策会否被更多打上岸田印记?

杨伯江表示,基于安倍在日本政治中的重要影响,在战后日本政治史、国家战略演进中占据了一个显要位置,岸田政府今后的路线、政策甚至是人事安排,恐怕都只能在以安倍为原点的坐标系上展开。“安倍路线”或曰“安倍主义”是一个历史阶段、国内外环境下的产物,岸田上台后,产生“安倍主义”的内外条件都未发生根本性变化,所以岸田的施政不会与之完全脱离。

不过,由于国内国际形势也在渐变、累积过程之中,安倍的“政治遗产”不可能完全左右日本的政治现实。岸田也有其自身执政理念和政策见解,不可能与安倍完全一致。

以安全政策为例,岸田可能选择“进二退一”。往后退的一步是,就安倍在俄乌冲突爆发后提出的“核共享”,岸田恐怕不会走那么远;往前进的一步,一是传统安全领域,加强常规武器系统开发、部署,构建先发制人的打击力量等;二是非传统安全领域,强调经济安全保障。这是岸田在任内会着力推动的议程,带有鲜明的岸田色彩。今年5月,日本国会已通过经济安保推进法。泛化安全概念,将“安全”渗透到所有内外经济活动之中,是岸田的一个思路,也是他把内外政策贯穿起来的一个点。

在外交领域,岸田会继续奉行“新时代现实主义外交”。这一口号可谓苦心孤诣,既体现自身和派阀特色,也兼顾各方面考虑。包括弥合党内派系宏池会与清和会的政见分歧;兼顾商业利益和安全利益;兼顾日本利益和美国利益。力推经济安保是这一口号的具体体现。

张伯玉指出,安倍曾是牵制岸田政府的最大政治势力,安倍遇刺身亡后,一大制衡力量消失,再加上现在执政联盟掌控参院,岸田获得的自由裁量空间将变大。但是,从宏观来看,岸田政府不太会脱轨于安倍制定的国家发展战略,最多是在细微处调整,分出先后、轻重、缓急的顺序。

对于中日关系走向,杨伯江认为利弊参半。利好方面在于,鉴于日本国内现状,以及岸田所在的派系特色、政治理念与政策主张,中日在经济领域仍有较大合作空间。这一合作并不限于中日双边,也体现在多边和区域层面。不确定性在于,安倍去世后,右翼保守势力、亲台势力的舵手不在了,但能量还在,看似群龙无首,实则暗流涌动。岸田是否有能力掌控全局,将直接影响中日关系的稳定发展。在东海、钓鱼岛争端等突出敏感问题上,要密切关注他们的动向。

张伯玉也认为,尽管安倍遇刺身亡将减少对岸田对华政策的干扰和妨碍,但未来中日关系仍存在不确定性,两国在政治、外交,特别是安保领域的关系前景并不乐观。一则岸田在对华方向上至今仍未展示具体明确的政策,只是笼统强调加强与中国对话,建设稳定的中日关系。二则安倍过世后将使自民党内极端保守势力趋于碎片化,如果岸田控局能力弱,其对华政策将会不断受到干扰。不过,鉴于日本国内物价高企,重振疫后经济需要与中国合作,这是改善中日关系可兹期待的领域。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