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采第七批|61个药品品种今日南京开标,花落谁家即将揭晓

第七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带量采购今日(7月12日)将在南京开标。

继第五批国采注射剂广覆盖、第六批国采首推胰岛素以来,国采品种不断拓宽,规则日益完善。此次第七批国采药品品种共61个(以采购品种目录序号计),涉及恶性肿瘤、心血管、糖尿病等多个治疗领域,包括阿法替尼口服常释剂型、碘帕醇注射剂、二甲双胍维格列汀口服常释剂型等。

“这次国采估计会‘卷’得比较猛。”上海市卫生和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金春林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此次国采纳入的61个药品品种中,超过10个品种有10家以上企业有资格‘入局’,“竞争最激烈的品种可能是奥美拉唑注射剂,27家过评企业加上1家原研企业阿斯利康,可能会出现28家竞争的局面,最多也只有10家能中选。”

在规则方面,此次国采有了新探索,增加了备供地区和备选企业,以保障供应稳定。当主供企业无法满足所选地区市场需求时,备供企业可按有关程序获得主供企业身份。

此次国采申报信息公开大会于今日(7月12日)上午在南京举行,拟中选结果随后公布。

超10亿元大品种多,竞争更激烈

2021年11月开标的第六批国采是胰岛素专项,这是国采首次拓展到生物药领域。此次第七批国采则重归化学药领域,竞争形势可与第五批国采参考对比。

第七批国采药品品种共61个(以采购品种目录序号计),涉及恶性肿瘤、心血管、糖尿病等多个治疗领域,包括阿法替尼口服常释剂型、碘帕醇注射剂、二甲双胍维格列汀口服常释剂型等。就品种数来看,与第五批国采相当。去年6月开标的第五批国采共纳入62个品种,最终61个品种集采成功,流标1个品种。

引人关注的是,此次国采目录中大品种药品凸显。“销售规模超10亿元的大品种超过10个。”金春林表示,如奥美拉唑注射剂、美罗培南注射剂、硝苯地平控释剂型等大品种,都是本次集采的关注重点。

就竞争局势来看,金春林分析,“这次国采估计会‘卷’得比较猛。”他表示,此次国采纳入的61个药品品种中,超过10个品种有10家以上企业有资格“入局”,“竞争最激烈的品种可能会是奥美拉唑注射剂,27家过评企业加上1家原研企业阿斯利康,可能会出现28家竞争的局面,最多也只有10家能中选。”

“集采大户”齐鲁制药、扬子江药业、科伦药业等或将继续充当国采“主力军”。就各家符合此次国采申报资格的药品品种数来看,“齐鲁制药最多,有17个;扬子江药业有14个;科伦药业有13个,石药集团有13个,中国生物制药有11个,成都倍特11个,这6家都有超过10个产品参与竞争。”金春林介绍。

在第五批国采中,中标企业向“龙头企业”集聚的态势较为明显。就第五批国采中选结果来看,齐鲁制药有13个品种中选;扬子江药业、正大天晴均有10个品种中选;成都倍特有7个品种中选;国产输液龙头科伦药业有11个品种中选(均以品种序号计)。

与第五批国采相似的是,此次第七批国采涉及多款注射剂。澎湃新闻梳理此次国采品种目录发现,此次国采共涉及28个(以采购品种目录序号计)注射剂及注射剂型品种。此前,第五批国采中选结果中,注射剂成主力剂型,涉及金额约占总金额的70%。

据《证券日报》报道,有行业人士指出,注射剂的主要销售途径均在医院内进行,若不能获得集采资格,对企业药品销售将会造成较大影响。所以综合来看,此次集采将进一步加剧医药企业间的竞争。

探索新规则,增加备选企业保供应

在规则方面,相较于前,此次国采有了新探索,增加了备供地区和备选企业。

国家组织药品联合采购办公室(以下简称“联采办”)6月20日发布的《全国药品集中采购文件(GY-YD2022-1)》显示,拟中选企业在确认完主供地区后,要进行备供地区确认,成为该地区备选企业。当主供企业无法满足所选地区市场需求时,备供企业可按有关程序获得主供企业身份。

金春林表示,此次新规定的备选机制是一个创新,主要是为了保障药品供应稳定。他回顾到,“历次集采落地情况还都比较好,‘断供’情况可以承受,有关部门的处罚也比较严厉,这对企业起到了很强的监督作用。”

此前,第三批国采品种布洛芬缓释胶囊的中选企业华北制药在山东省未能按协议供应约定采购量,并于2021年8月11日提出放弃中选资格,造成山东医疗机构反映较为集中和强烈。

这是国家组织药品集采以来的首次企业“断供”。对此,联采办将华北制药列入“违规名单”,取消其自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日参与国采的申报资格,并称这是向社会释放“中标必须履约、违约必受惩戒”的强烈信号。

就本次国采规则来看,根据《全国药品集中采购文件(GY-YD2022-1)》,同品种药品最多中选企业还是10家,这点与第五批相比未变。此外,“1.8倍、50%、1毛钱”三个中选条件与第五批相比也未变。这三条是指,企业要想中选,其“单位可比价”需小于等于同品种最低“单位可比价”的1.8倍;同时,其“单位可比价”要小于等于0.1元;此外,还需满足“单位申报价”降幅大于等于50%。

但在第七批国采中,中选条件再“加码”。

该文件显示,除满足上述三个条件外,中选还需满足“同品种中非最高顺位”。

“这是指,即使三个条件你都满足了,如果你的申报价是最高的,还是会被淘汰掉。”金春林分析,原有的三个条件已经是“打明牌”,增加这条规定是为了引入新的竞争机制。

“当然,增加条件的同时,也增加了一个‘挽救措施’。”金春林表示。

该文件显示,如果同品种中为最高顺位,按“同品种最高顺位‘单位可比价’/同品种最低顺位‘单位可比价’”计算比值,在本次集采所有品种比值结果降序排列中非前6名的,也可中选。

金春林分析,这条“挽救措施”主要是出于引导缩小“价差”的考虑,“在61个品种中,如果最高价和最低价的价差之大不在前六,也可以中选。”

随着逐轮集采不断“提速扩面”、完善规则,国采已经进入常态化、制度化的新阶段。2021年6月开标的第五批国采,是国务院办公厅当年1月28日下发《关于推动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工作常态化制度化开展的意见》后的首次国采,也是前四批国采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最终共61个品种、251个产品中选,中选企业达148家,中选药品平均降价56%。按集采前价格计算,第五批国采药品涉及公立医疗机构采购金额550亿元,创下历次集采新高。

此次第七批国采申报信息公开大会于今日(7月12日)上午在南京举行,拟中选结果随后公布。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